極光是太陽的帶電粒子吹向地球, 與大氣中的原子和分子撞擊, 激發釋放出能量時形成的光芒, 並圍繞南北兩極的大圓圈;自古有不少觀察極光的歷史, 伽利略藉曙光女神奥羅拉(Aurora), 給極光名稱為”Aurora Borealis”。

為著要觀察這極光的自然現象, 人們走入北極圈比南極圈來得容易, 多是走到北歐及加拿大北面地區。

而拍攝極光景觀, 就成為近年一個熱門的攝影題目;筆者有朋友分别在兩年的冬天, 到冰島及芬蘭尋找曙光女神-極光, 可是因著天氣影響, 最後也沒有看到。筆者在2018年中, 報名參加12月挪威的遊輪之旅, 一嘗探訪曙光女神之旅, 雖然不能一定看到極光, 可是筆者極想把漫天光幕盤繞的情景拍攝下來, 一嘗得到曙光女神幸運。

這是筆者第一次踏足歐洲, 第一個下雪的聖誕, 第一次乘郵輪, 當然攜帶攝影器材也少不了;各位不要見笑, 筆者像是鄉里出城般, 像是什麼也不知!今次帶的器材有電話, 全幅機 + 魚眼鏡 + 16-35mm f/4 + 24-105mm f/4 + Sigma150-600mm 及半幅機 + 18-300mm, 相機加鏡頭約有8Kg重量, 另外三腳架及配件約3Kg;不論器材是否能用上也帶了(當然在合理範圍内), 也因著要用上時沒有器材在手, 什麼也拍攝不到!另外下載Android 手機apps:Northern Eye Aurora Forecast;Apple Phone 手機apps:Northern Lights Aurora Alerts作預告極光來臨;當然要能否看極光, 就得視乎極光的強弱及當地天氣情況。註:在極為寒冷的地方, 器材的保護很重要, 在相機背包取相機變得麻煩, 有突然要捕捉的畫面, 取電話拍照是最快的方法。

從香港飛到芬蘭的赫爾辛基再轉機往挪威的第二大城市卑爾根(Bergen);


挪威的第二大城市卑爾根

卑爾根早上6點前的街景

冬天的卑爾根每天只有6小時的日光時間, 大約是每天的9:00左右, 從天邊的一點光亮開始, 到10:00天空才全亮, 若是遇上密雲、陰陰的天氣, 就算是正午12:00, 天空也像香港黄昏般暗淡;當然在旅行的人, 就算天氣不佳, 心情佳也會往街上四處蹓躂, 拍照、拍照;可是天陰陰的情況下, 在不使用腳架往街上拍攝景觀, ISO值必定往上調;在挪威的旅程中, 大都是陰陰天的, 從卑爾根越往北走, 日照時間就跟著縮短, 剛剛進入北極圈的那一天, 就不到3小時的日照時間, 遊輪到了挪威半島最北城市梅哈恩(Mehamn)就剩下差不多只有1小時日照時間;筆者很難想像到, 冬天那麼長的黑夜時間, 當地人們的生活是怎樣過的?旅行就是融入當地生活、當地文化, 喜歡攝影的人就把當地生活及文化拍攝下。

筆者乘坐的遊輪從挪威沿岸北上, 常常穿插在島嶼間的海路上, 泊岸接載島嶼的乘客與貨物, 遊輪海航路線會經過很窄小的峽灣, 有時岸邊離船身不到10米距離, 這些遊輪的噸位在1-2萬噸左右, 相信再大些噸位的船也穿不過這些路線上的狹窄海灣。

為了不急趕上船, 筆者早了二天到卑爾根, 也順便看看北歐的城市風情, 挪威的第二大城市, 這個千年城市在1979年列為世界文化遺產;卑爾根最大特色是碼頭附近成排相連三層木造房屋, 曾經是倉庫的木屋, 已經改為商店, 作販賣紀念品及工藝品用;這些木屋旁有很多小巷往後走, 巷内地板及兩旁也是木建築物, 行走在彎彎曲曲的小巷, 會發出嘎嘎聲響, 碼頭的另一邊是遊客中心及餐廳;因為只有6小時的日光, 只可選擇往城市最高點眺望全市, 登山纜車就是不二之選, 三十萬城市人口也沒有, 卻有4百多平方公里城市面積, 整個香港面積是2754平方公里, 住了八佰萬人!那是什麼概念?要知道一個國家的生活水平就往漢堡飽快餐店的價錢看, 一個餐就一佰多塊港幣, 一個普通麵包是三十多塊, 這又是什麽概念!

相連三層的木排屋

隔天就上船了, 筆者見太陽下山了, 也回到酒店收拾東西。拍攝極光是上船後的事, 很多朋友就問到行駛中的遊輪怎樣拍攝極光, 這問題筆者考慮了很多情況, 到了拍攝極光那一刻, 筆者才知道是可行的。(待續)